曹轩:最困难时永昌收留了我

他出生于著名的海滨城市大连,却在风光旖旎的杭州打出了名堂,成为杭州绿城俱乐部历史上出场次数最多的球员;他曾想着在家乡退役,却只踢了2年便因缘际会来到石家庄永昌俱乐部;他一度担心签不上合同,却以35岁的“高龄”在中超焕发又一春。他就是永昌俱乐部后防线上不可或缺的一员——曹轩。他说,对于未来也还没有太多的考虑,只希望可以多踢几年球,“养家糊口”。

1985年7月2日,曹轩出生于大连甘井子区,这是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,也是一座足球之城。

曹轩的父亲酷爱足球,上学时曾是校队的守门员,他最初的梦想就是希望“子承父业”。于是,曹轩5岁左右便在父亲的带领下,在家里的床上左右扑腾。“我记得小时候,大连的足球氛围非常好,光一个区就有各种足球青训和足球学校,每周都有比赛。小学阶段我去了甘井子区体校,或者叫少年队,一开始自然是打守门员位置。”曹轩说,“那个时候,我的身材并不高,有一次比赛丢了十几个球吧,所以一气之下不太愿意当守门员了,教练就让我改打中后卫,从那之后,不管是哪个年龄段,不管是5人制、7人制还是11人制,我基本上都打这个位置。当时的队友还在踢球的也不多了,一个赵旭日,还有一个在香港球队的守门员,其他的都不踢了。”

1997年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十强赛,国足的主场放到了金州,曹轩和父亲自然不愿意错过,“我父亲有套票,为了带我去看球,通过朋友又买到了1张单场票。你知道,金州距离大连市区比较远,交通也没有现在方便,没有城铁,没有公交,没有私家车,只能先从家里走挺远的路,坐中巴或小巴到金州,好像还得再倒次车到体育场。4个主场比赛,只有第一场是父亲带我去的,目的是让我认认路,后面的比赛都是我拿着父亲的套票一个人去看。虽然父亲也很想看,但是票价很贵,我们家的收入又不高,只能忍痛割爱。说实线岁的孩子跑那么远看球,家人也是很不放心,叮嘱我要在比赛结束前10-15分钟提前退场,以免因为比赛结束后人多挤不上中巴车。”

也是在这一年,赵旭日等队友去大连毅腾俱乐部梯队试训并成功入围,而曹轩因为种种原因落选,“主要还是实力不够吧,”曹轩说。与他一同落选的队友回到了体校,后来在一次比赛中,曹轩被北京一家足球学校的球探相中,就邀请他去试一试,为了继续足球的梦想,曹轩与父亲登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。

相中曹轩的北京这家足校,是北京国安俱乐部的下属机构,承担着为国安梯队输送人材的任务。

曹轩的性格比较内向,而且从来没有离家这么远,难免一开始各种不适应,“当时我就带了1套衣服,没住学生宿舍,而是和同一个院的工人住在一起,洗澡也不方便。1周之后,父亲又过来和我商量是否留在这里,足校那边对我还是比较认可,想让我留下来,我自己不想留,父亲考虑总得有个出路,就留下来了。”

日子一天天过去,曹轩渐渐适应了独立的生活,也打上了主力位置。但与此同时,另一个现实而严峻的问题又摆在了眼前——经济能力。“足校这边,1个月是400元伙食费,400元住宿费,再加上其他花销,1个月怎么也得1000元左右。而我父母的工资加起来1个月也就是这个数,等于全给我了,家里又没有存款,只能去亲戚那里借钱支撑。”

对于家庭的境况,曹轩也很清楚。有一次,学校组织球队赴韩国打交流赛,需要5000元的费用,父亲打来电话问他是不是很想去,曹轩说“不想”,与他抱着同样念头的还有两三个队友,“看着其他队友坐上大巴离开时,还是很失落,不过直到现在,我依然不后悔这个决定”。

在足校期间,每逢国安主场比赛,足校方面总会组织曹轩他们现场观战,曹轩也以为自己的未来属于这片工人体育场。但在2001年,他的命运发生了转折,杭州绿城准备组建第一支赴海外集训的梯队四处选材,曹轩被时任梯队主教练卡罗什维奇相中,以8万元的价格将他买断,自此,曹轩开始了他的绿城生涯。

2001年,杭州绿城俱乐部历史上第一支青训梯队,在卡罗什维奇的带领下前往南斯拉夫BSK俱乐部进行为期3年的留学生涯,曹轩也是其中的一员。

但是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g-clutch.com/,石家庄永昌经济问题依然摆在眼前。除去俱乐部拿出的一部分补贴之外,每名队员还要每年自掏2万元,这对于当时的曹轩来说,无疑是个天文数字。而且此次海外长期集训,与在北京足校时的韩国交流赛不同,很有可能影响未来的命运。好在,绿城方面比较开明,允许曹轩每年只交5000元,余下的等打上职业队之后慢慢还清。“这次海外集训,对我的成长帮助还是很大的,我们参加了当地的青年队联赛,拿到过亚军,放假时回国与同年龄顶尖梯队交锋也不相伯仲,让我的自信心增强了很多。”

在南斯拉夫训练了1年半左右,全队转战保加利亚继续留学,“之所以中途换了个国家,主要与卡罗什维奇有关。2001年赛季中途,绿城一线队主教练谷明昌下课,带我们训练的卡罗接到了通知,成为绿城俱乐部历史上首位洋帅。但是也只有1个多月就下课了,又回来带我们。你想,从青训队到一线队再回来,心理落差肯定很大,所以带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不想干了,我们就换到了保加利亚。”

2004年,对于曹轩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。这一年,他被时任“超白金一代”国青的主教练克劳琛看中,入选了集训队大名单;随后,又被时任绿城主帅王政上调到一线队,开始了职业生涯。“能够入选这届国青,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,而且在2005年世青赛开赛前3个月,我依然在集训名单之列,跟队赴德国进行最后的备战。但很遗憾,未能进入最终的世青赛名单。”

2004年6月23日首届中甲,杭州绿城主场迎战武汉,曹轩迎来了职业首秀。“这一场我记得很清楚,也很幸运。本来我连替补名单都没进,但因为有队友停赛,我才列进了替补阵容,并在下半场踢了小半场,发挥挺一般的。不过,第二次登场我就是首发了,那个赛季大概打了10场左右,2005年开始我逐渐坐稳了主力位置。”

2004年赛季结束后,曹轩还清了留学时的“欠款”,而且还有了一定的节余,回大连休假时特意去商场为妈妈买了一套国外著名品牌的化妆品,“她当时反对我买,因为家里并不富裕,觉得这是浪费,但是作为我来说,父母这么多年一直支持着我,很不容易,挣钱了,虽然不多,但也应该回报他们。”

从2004年中甲赛季首次出场,到2015年中超赛季结束离开绿城,曹轩将职业生涯最美好的一段时光留在了西子湖畔,当他带着232次的队史出场纪录告别之时,无数球迷为之伤感。

当时,有多家中超俱乐部对曹轩有意,毕竟在外援占据了中前场位置的情况下,身高超过1米90的曹轩,是难得的中后卫人选,最终,曹轩选择了回家乡球队大连一方效力。“从内心来说,我还是希望能回到中超的舞台上,所以当时的选择或者是中超球队,或者是有希望冲超的中甲球队,而大连一方喊出了冲超的目标,又是家乡球队,自己出来漂泊15年了,父母和妻子都是大连本地人,平时很少离开大连,考虑到更方便照顾家人,还是选择了回家乡踢球。但是,在绿城踢了15年,感情也很深,真要离开的时候,真有些舍不得。”

回到大连之后,2016赛季曹轩被赋予了球队队长的重任,但那个赛季功亏一篑。2017赛季,因为伤病等原因,曹轩坐了一个赛季的冷板凳,“期间有几次进了替补名单,但没有上场1分钟”,这个赛季一方成功冲超,曹轩更像是被遗忘的局外人。为了延续自己的职业生涯,曹轩在赛季结束后离开了一方,“实际上赛季中期我就向俱乐部提出过转会,但由于合同还没到期,俱乐部也正在冲超的关键时刻,所以劝我先踢完这个赛季再说。”

与一方的合同结束后,未来何去何从曹轩一片迷茫,“我的性格比较内向,不善于交际,没有多少人脉,也没有经纪人,找下家很不容易。而且,一方那边给我出具的相关证明稍微有点晚,距离新赛季报名截止日期很近了。幸好,此时通过北京的朋友,辗转和永昌取得了联系,把我介绍给了强总(永昌俱乐部董事长李强)。我知道他们有冲超的雄心,强总也很照顾我,没有试训直接就签约了,所以我非常感谢永昌俱乐部,感谢强总,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接受了我。石家庄永昌”

加盟永昌之后,2018赛季中甲,曹轩作为后防中坚,首发22次替补3次。2019赛季,他在第3轮客场对阵老东家杭州绿城的比赛中受伤,整个赛季只有3次出场,“本来伤势不算太重,但因为急于复出,结果训练时造成了二次受伤,差不多养了1个赛季”。

由于身体的状况以及34岁的年龄,上赛季永昌冲超之后,很多人认为合同到期的曹轩是最有可能离队的球员之一。“说实话,那段时间我心里很没底。我是很希望能再踢中超的,但如果一直找不回状态,肯定很难续约。”曹轩说,“于是我就去找强总沟通,表达了继续为球队效力的愿望,希望能给我一个机会。强总并没有马上答应,而是让我先跟队训练,看看我的身体条件是否达到了中超的要求,也有试训的意思。在海口冬训时,我的状态不错,强总征求了多方意见之后,也是照顾我吧,就续约了。”

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,今年35岁的曹轩,竟然在中超“聊发少年狂”,已经结束的16轮比赛中,12场首发均打满全场。对于自己本赛季的表现,曹轩说:“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满意。刚开始我并没有奢望能打上主力,想着替补登场就行,我自己都没料到会有这么好的状态。因为赛程密集,强总和主教练古特比很关心我的体能状况,特别叮嘱说如果感觉有什么问题就要马上休息,基本上是踢2场休1场的节奏。我们的打法以防守反击为主,作为老队员经验方面可能会为球队提供一些帮助吧,就是好好训练,全力以赴,帮助球队取得尽可能好的成绩。”

第二阶段淘汰赛首轮,永昌遭遇曹轩的另一个老东家大连人,最终以总比分2:3失利。曹轩说:“这两场比赛和其他比赛并没有任何区别,我在心理上也没有受到影响,到了场上肯定是全力以赴,很遗憾我们未能取得最后的胜利。”

作为“高龄”球员,不可避免提到了退役之后的发展,曹轩说,自己目前还没有什么打算,只想着可以再多踢几年球。

曹轩2015年结婚,孩子今年4岁,长年的在外奔波,让他感觉对家人亏欠很多,特别是妻子,“她以前从未出过远门,而且胆子比较小,晚上1个人经常因为害怕睡不着,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睡。今年因为是赛会制,她和孩子都在大连,但必须得把孩子姥姥叫过去陪着才行。”曹轩说,“来到石家庄之后,妻子和孩子也跟着过来了,在万达附近租了房子,她主动要求找一个窗户对着步行街方向的住所,因为相对热闹,让她有安全感,但是我就有点被吵得睡不踏实了。”

曹轩与永昌的合同将于今年底到期,是否续约尚是未知数,“我自己很清楚,我这个年龄,加上足协的U23政策,很多俱乐部可能不会考虑老球员了。其实今年我本来没有抱太大期望,感谢强总给了我踢中超的机会,我也希望可以多踢几年,用来养家糊口。”

至于退役之后的打算,曹轩表示还没有考虑,“一方面,未来的变数很大。就像我原来想过在绿城退役,想过在大连退役,也想过在永昌退役,真的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。另一方面,除了踢球之外,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干哪些工作,因为没什么特长,你就说外面每个月3000元、5000元的工作,或者跑滴滴送外卖,我就保证能干吗?不一定,因为没这个技术,哪个行业都不容易。”

那么,为什么不考虑当教练呢?曹轩说:“原来曾经考虑过回绿城当教练,但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,现在基本上没有这个念头了,我的性格也不合适。当然,也不排除以后为了生计,还是去当教练,但是现在都不好说,走一步说一步吧。”

“我在绿城踢球的时候,就感受过永昌球迷的热情,对我的触动很大。来到永昌之后,更是有了切身的体会,你们是中超最好的球迷。今年没有主客场,依然有很多球迷朋友送我们,接我们,让我们非常感动。我们能回报的,就是付出100%的努力,让球迷朋友开心。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